首页 > 优美

优美散文:那些年有关鸡蛋的往事

『优美散文』鸡蛋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食品,再熟悉不过了,可在我的记忆中,曾发生过许多有趣的故事。

五十年代末,我爷爷还健在,我已长到七八七岁了。那时,我们家和伯父家都和爷爷在一起生活,我是一家中最小的一个,一大家子人都疼我爱我,有好吃的先让我吃,还经常特意给我做一些好吃的。记得有一天,伯母做饭时给我煮了两个鸡蛋。吃饭时,我把鸡蛋皮剥开后,用手举到爷爷嘴前说:“爷爷,你先尝尝。”当时我并不是真想给爷爷吃,而是虚让,做做样子。没想到爷爷张开大嘴,一口就把整个鸡蛋吞了下去。见此情景,我眨巴眨巴两只小眼,不知所措,像傻了似得,眼泪差一点就流了出来。伯母见了忙对我说:“爷爷吃了不要紧,下顿大娘再给你煮两个。”说着,伯母把剩下的另一个鸡蛋已经剥好了皮,递到我的手里。顿时,我的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

大约是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有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和几个伙伴凑在一起玩儿捉迷藏。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藏到生产队一间草屋里。草在屋里存放的特别多,最高的地方有多半间房那么高。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就尽量往高处爬。等我爬到最高处时,突然发现草上有一个凹陷处,里边白花花的。我爬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一窝鸡蛋,有十四五个。当时我断定,肯定不知是那家拉拉蛋的鸡下在这里的。这下可把我乐坏了,顾不得捉迷藏了,赶紧跑回家拿来一个小篮子,把鸡蛋弄回家。以后,我又多次去那个草屋子,想再拾几个鸡蛋,同时还去了另外几个草屋子,但都是空手而回,连一颗鸡毛都没见着。

在我的记忆中,鸡蛋几乎是一种万能的东西,曾有不知多少年,在我们这一带地方,可以用鸡蛋换小葱、换海鱼、换螃蟹或是一些吃食等。有一年开春后不久,有一个来卖小葱的到我们家附近。母亲听到吆喝声后,就让我拿着两个鸡蛋去换小葱。由于我走的急,一出大门口,就被门弦子给绊倒了,摔了个前趴虎,两个鸡蛋全都摔碎了,蛋清和蛋黄上都沾满了土。没办法,只好又向母亲要了两个鸡蛋。小葱是换回来了,但被母亲恨恨地臭骂了一顿。

七十年代末,我已娶妻生子单独过日子了。每年都养几只鸡呀羊的。不过,养的鸡,每年一到天冷以后就都不下蛋了。后来,我通过查看有关资料得知,冬天鸡不下蛋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温度低,二是光照不足。我想,如果解决了这两个问题,鸡不就会产蛋了吗?于是,我用葵花杆在背风向阳的北墙根做了一个长两米,宽一米半,高一米八的大笼子,把鸡圈养在里面,让鸡整天都呆在基本上能见到阳光的地方。天黑以后,再把鸡逮起来,装到大筐里,弄到住人的屋子,然后在筐里按上一个白炽灯泡,给鸡补充光照。结果,二十多天后,六只鸡都陆续产蛋了。每天都能产四五个鸡蛋。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实用,有推广价值,就把我的做法写成一篇文章,在当地一家报纸上刊登后,许多人都效仿着做了,收到了效益。由于当时生活还不太富裕,虽然我们家有自己家产的鸡蛋,但有时却舍不得吃,或是能少吃就少吃。以便积攒起来卖钱花。记得那年从隆冬到春节前,我们家除自己吃以外,还积攒了近二十斤鸡蛋。节前,我把积攒下来的这些鸡蛋全部弄集市上卖了,换回许多其它过年用的年货。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但发生的那些与鸡蛋有关的往事,却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出现,经常让我想起那些美好的时光。(文/木易老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