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优美散文:回忆童年捉迷藏的那些趣事儿

『优美散文』捉迷藏是我小时候常玩儿的一种游戏,每当想起那些往事就好像还在眼前似得。

记得第一次捉迷藏是在自己的家里,和哥哥一起玩儿,那时我也就有五六岁。一开始是哥哥先藏我找,我在外屋,哥哥在里屋,等哥哥说:“哏哩啦!”我就到屋里去找。第一次不知哥哥会藏在什么地方,进屋后就往里走,结果,哥哥就躲在门后面,我进屋后往里没走几步,哥哥就一转身跑到外屋,并很快摸到了锅台,赢了第一局。玩儿第二局时,哥哥又故伎重演,藏在了门后。

这次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进门后先探出头,歪着脖子看门后面,结果一下子把哥哥给抓住了。哥哥输了,该我藏了。藏到哪儿才不能被哥哥找到呢?我在里屋转悠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合适地方。哥哥一个劲的在外屋催问:“哏哩了吗?”我说:“还没有哪。”又过了一小会儿,我才钻到叠在炕角的一摞被子底下。我藏好后就说:“哏哩啦!”然后就听到了哥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了哥哥翻箱倒柜的响声。当时我怕被哥哥发现,在被子底下连个大气都不敢喘,整个身子一动也不动。突然,又听哥哥问道:“哏哩了吗?”我赶紧回答说:“哏哩啦!”我的话音刚落没一个屁时,哥哥就把我从被子底下拽了出来。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是中了哥哥的计了。

上学以后,我经常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捉迷藏。有时在胡同里玩儿,有时在户家玩儿,也有时到场上玩儿。最有意思的是在场里玩儿捉迷藏。我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学校附近就是一个生产队的场。到了每年九月初,红红的高梁就陆续成熟了。在收高梁之前,社员们先把高粱叶子打下来,弄到场上晾晒,储存起来,留着冬天喂牲口。在高粱叶子还没晾干以前,每天下午傍黑的时候,看场的就把那些半湿不干的叶子先堆成一堆一堆的,也有时把它堆成像一条大长龙。每逢这个季节,我们一帮小伙伴们就经常跑到场里去玩儿捉迷藏。记得那时,下午一放学后,我们都马不停蹄的提拉着书包,一溜烟儿的跑到到场里,把书包往场边一扔,一股脑的钻到高粱叶子堆里去了。

说来也怪,那时我们谁也不怕热,为了不让人找到,有时藏在高粱叶子堆里能待上半个钟头。也有时捉的人,明明看见藏的人就在这儿钻进去的,却怎么也抓不到。原来,藏的人,钻到高粱叶子堆里后,就快速的往前爬走了,往往是从这头钻进去,又从那头爬出来,足足有几十米远。有一次,我就藏在高粱叶子堆里呆了最起码也有二十多分钟,在里面又闷又热,实在受不了了,我就自己爬了出来。心想,宁可让人捉住,也不能在里面受罪了。幸好,我虽然被捉的人发现了,但没捉住。

捉迷藏的时候,我们不光白天玩儿,有时吃完晚上饭以后也玩儿。一次晚上,我们五六个人一起在一条胡同内玩捉迷藏。我藏的时候,发现有个原来存放大车的车屋筒子里,停着一口棺材,并且是棺材和棺材盖两放着的。当时我心想,这可是个好地方,如果藏到里面谁也找不到。于是,我就一跃身钻到棺材里藏了起来。开始我是在里面坐着,呆了一会没人来找就躺下了,觉得还挺舒服。然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被父母叫醒了以后,已经是半夜了。原来,我们一起玩的小伙伴们发现我没有了,到处找也找不到,都非常着急,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到家里告诉了我父母。父母听说我失踪了,都惊慌失措,赶紧跑出来,围着半拉村子,扯着喇叭嗓子喊我的乳名。结果找了一个多钟头,才把我从梦中喊醒。父母见我我从棺材里爬出来以后,既惊喜又愤恨,当时的表情真是难以形容。父亲着急地说:“你怎么藏到这里面呢?”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使劲的拧着我的耳朵,并且还用右手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扇了两巴掌。同时嘴里还一个劲的说:“我叫你往里藏,我叫你往里藏。”

想想童年的捉迷藏,虽然有时候给父母增添了一些麻烦,但收获还是蛮大的。通过做迷藏,让我从中学到了许多技巧,比如怎么掩藏身体,怎么声东击西,怎么灵活多变,等等,等等。同时,也为我的童年增添了无穷的乐趣。(文/木易老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