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白蛇许仙千年等一回的美丽

『优美散文』白蛇有个很美的名字,素贞。和姓氏结合在一起,堪称完美无瑕。极纯净,极飘逸。许仙呢,名字也多多少少沾上了仙气,极清雅,极脱俗。似乎这两个人天生就该有点默契,天生就该发生点故事。而且涉及到前生今生的飘渺跌宕。可偏偏有人说这个书生身上沾满的是妖气,其实,不管人家沾的是仙气还是妖气,人家自个儿乐意。

那几日,在杭州,步行去了西湖,步行从白堤到断桥。虽然没有杏花春雨,也没有杨花扑面。我的心下,却软绵绵地开花了。就像木棉花,洁白洁白地,爬满了花枝。想到那千年前的相遇,想到了那两个人早春四月的重逢,便有柔情,像笼罩在薄薄的春色下的西湖,黛眉烟笼,水映花面。

回想白许两人的人间重逢,一个惊为天人,一个倍感那人的君子之风。两人就像春风与花间的私语,温情脉脉,一眼千年。再想想,她们几世之前,已经见过了。只是那时,白蛇初修行,许仙还是一个小牧童。两者的相遇,缘是恩,才会有恩遇。

一个人对人对世的恻隐之心,本就应是对世间万物,然后,万物才有同样的礼遇。也只有真正懂得感恩的人,才会心心念念念及别人对自己的一份恩情。换做现在来说,其实不一定就是别人救了你,或者于你有些恩惠,你就要以身相许,就要记得一辈子。反过来说,我们都不会随便接受别人的恩惠,也不会随意施洒自己的恩惠。所以说:就算是接受和赐予,也是一种缘。就算是以身相许,也是一种因缘。

试想一下,假如,白蛇幻化为人之后长得很丑,许仙会愿意和她结为连理吗?或者说,许仙不是那样温润如玉,翩翩公子哥,那白蛇会愿意以自己的终身来报答千年之前的那一份恩情么?要知道,报恩的方式,有太多种,不一定就非得是以身相许。可见,他们在轮回几世之后,对看见的彼此是满意的,甚至是一见倾心的。所以,哪怕甘冒着永堕尘劫的危险,白素贞不仅仅嫁给了他,而且还给许家传了香火。这只能有一种解释,只羡鸳鸯不羡仙。她修炼千年,尚且没有那种定力,会爱上凡人,爱上凡尘,那么,平常的人呢?

他们一个白衣胜雪,温婉秀美,一个是风神俊逸,谦谦君子。这样的相遇,定是情不自禁的。而且心下,喜不自禁。怎么可能不喜欢呢?换我是许仙,我也会心动。换我是白素贞,也会动心。而世俗的爱情,也不过如是。

其实世间大多,只是孰重孰轻而已。或者,爱大于修道。或者,修道大于爱。而有些东西,是那么难等同相对,或者进行比对。到底是爱重要?还是信仰重要?它们都重要,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终生憧憬的理想,当然,也没有妖精或神仙愿意放弃他们的理想,当年白素贞原本也一心向道,只为达成自己的理想,不堕尘劫,列位仙班。奈何菩萨说她是欠了人间一桩深情,是尘缘未了。

到底,她没有说是爱情。而是,一桩深情。这样的份量,很重。我想:也只有是一桩深情,才有机缘促成姻缘。原本很平常的事,天地间,该是怎样悬殊?人间、天上,果如是不同乎?

再问,菩萨只说,天机不可泄露。一转眼,一千多年,那人转世都不知多少回了。所谓深情,也不过因为,前世有恩,今生才能有情。想到这儿,我不禁想起,千年等一回。让人多么感慨,一千年,才能换得一世的夫妻。而一百年,是不能走一生一世的。十年,只能同船共济走一程。这些,对于平凡的人而言,十年,能有几个?一百年,几个人活得过?再想想,觉得,能做人间的爱侣,或是夫妻,是多么的不易啊。毕竟茫茫忘川,悠悠前世。人生不过数十载,一世姻缘却要修行几世几轮回。

其实,许仙是有些憨傻的,所以也才可爱。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一点奸邪的影子。因此,也显得非常单纯。作为一个男人而言,单纯是更难得的。所以,他足够温厚,也足够让一个女人爱上他。当一个男人的眼里全是爱情的时候,什么都不是问题。女人更是如此。有时候想,许仙那样的人,在那个时代,一定会有很多很多,所谓的君子,良人,美好,他只是千千万万人中的一个。但对于白素贞而言,恩人却只有一个。这个人,可爱,有些单薄又丰满立体的正义感,文弱又有孩子般的倔强。总之,几乎在她眼里,几乎凡人的一切可爱特征,都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

是吧,男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孩子。像个孩子一样,让爱他的人觉得,又可爱又可怜,可笑还有点可恨。她总是最大限度地宽爱他,帮助他,给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他一起实现他的梦想,极尽温柔地对待着他。

想想,孩子是什么样的呢?宠着他,爱着他,处处小心地陪着他,虽然有时气他,但是心里却心疼不已。即使偶尔讨厌他不听话,不懂事,可你还是会耐下心来慢慢让他懂事,听话。还有时,恨铁不成钢,知其个性软弱,可你却想恨却怎么也恨不起来,甚至都不忍心责怪他。这个一个女人最为母性的爱。我总觉得,在人性中,男人最好最纯净的爱都必然含有父性,女人最好最温暖的爱也必然来自于母性。

一个人对另一个到底是怎样,只有彼此间最清楚。当有人,有僧,有事实告诉他,自己的枕边人是千年蛇妖的时候,许仙应该内心是将信又将疑的。我觉得,他是因为害怕。作为一个凡人而言,这是不易接受,又不得不好奇的。要是你,将心比心,你会怎样?

那可是自己相许一生的枕边人?谁愿意相信睡在自己枕旁的不是美人,而是蛇蝎?谁又能够一下子接受,自己的枕边,躺着的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人,而是修炼千年的蛇妖?那是一个凡人,很难想象的。

也因此,这位许官人,确实吓死过一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吓得七魂六魄都没了。然而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他从没想到过,在自己的卧房里,红粉变蛇蝎这样惊悚的场面在真实上演。后来,白蛇拼尽自己所有的能力,把他重新带回了人间。

自从那次以后,其实许仙的心里,一直对这件事无法释怀。所以,当有人,再度的提及此时,并把他带到金山寺,见到法海,法海通过自己的金钵,照见了白素贞的千年真身。虽然他嘴上吵闹着不信,可他心里几乎相信了。其实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他自己只是不想面对,他其实没有那么傻,毕竟,那是个熟悉的,喜欢的,心爱的容颜和心肠。等他想面对的时候,寺外,已经水漫金山,大错铸成。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天意难违,情有可原。

曾经去过雷锋塔,早已不见昔日模样。不知当年被压搭底的白娘子,以及当年的情景,会是什么样子。或许,这世上,有情人,是人是妖,还是仙,又怎样呢?难怪她会说:灵道无情,人间有爱。可,纵人妖殊途,爱却能殊途同归。

真正的爱,就是不论是人还是妖,她都是我爱的。这个世间,有多少像是人的妖,又有多少像是妖的人。所谓的殊途,只是,善恶真伪的区别。如果,她是我爱的,是妖,那也是最美丽的妖。妖也有妖的纯粹。

真正的爱,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是我要得。这个世间,有多少流言蜚语,有多少暗流汹涌,若都要去在意,红尘的路,就太难走了。倘若,杨过的意志不那么坚定,容易被别人左右,他也就不会等待小龙女十六年,最后一起挥别红尘,成就一段佳话了。可见,一个人能真实的履行自己的承诺,履行自己认为要去履行一生的职责,比任何豪言壮语,甜言蜜语要真挚多了。

后来,许仙出了家,等于抛开了一切牵挂。这种决绝,又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奇葩?有时想,他到底要什么?要爱情,要家庭,要理想,要自我,还是因了心中无法了却一桩深情?更多的,我想,这份离奇的故事里,恩与情,都在纠缠,白素贞,恩已报,却亲情难以割舍,留恋人间,最后,被镇压塔底,许仙呢,妻离子散,家不成家,情已了。出家金山,皈依三宝。

人世间恩恩怨怨,离离合合,都是一个情字。终有一天,他们的儿子蟾宫折桂,金榜题名,来塔祭母,以孝心感动了上天,遂放白素贞出塔,许仙也随即出了寺。再之后,或许,他们都列为仙班了。这段曾经在人间的夫妻之情,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传说。

我想:许仙,白素贞,以及这其中的一切,之所以流成美丽的传说。是因为他们代表了一种深入人心的美好,代表了人世间所有温暖真诚的东西都活在人们心里,即使云水千年,却从未改变。我喜欢传说,因为传说,总是会有些震撼人心的力量,以及抚平人内心褶皱的温柔。所以,它们就不仅只是传说。(文/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