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给生命寻找一个高贵的理由

『优美散文』有时候,疲惫会占据了身体,孤独会充塞了心灵,我感觉自己像江河里一叶飘摇的小舟,迷失了前行的方向。而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不停地行走。于是,我不停地从一个地方出发,又不停地在另一个地方靠岸,似乎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为了行走。在行走中,我经历一些风景或事情思考生命与行走的关系,行走只是生命存在的一种方式,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则是为了拥有一种被称作高贵的灵魂,因此,我一直在行走,期望在行走中寻找一个让灵魂停靠的地方,寻找一些可以让生命产生高贵的理由。

想象着自己曾经在一个适意的日子,披着夏日特有的风絮,爬上一座叫观日峰的山顶,期望在哪里找到一缕可以让心灵沐浴的阳光。哪里很美,山峰青翠隽秀,耸立在一片云海之中,如一尊裹着轻纱的神秘女郎,在烟雾迷离的早晨氤氤着柔美淡雅的诗意。

当第一缕霞光穿透天空的瞬间,我看到茫茫无极的云海,一轮橘红色的太阳,正缓缓地穿过层层云澜,清晰地悬浮在一片红晕壮观的云海上,如一面刚刚打磨过的镜子,透明得可以看清它的心脏是如何纯净没是如何坦诚,那时,我感到很惬意,因为,我在它破云而出的一刹禅悟了一种光辉生命的渊源。

原来我以为,太阳的光辉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太阳的光亮永远是涂金的,太阳天生就是拥着一种叫作高贵的姿势让人仰视的。而当我真切看到太阳以一种无所畏惧的气度,从容不迫地步出云海时,我知道了有一种高贵并不是天赐予生命的饰物,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自信和坚定。任何一种光辉的产生,都要经过一个在磨难中焠取、锻造的过程。

有时候,向往大海,在想象中感觉大海的浩渺,那是一个多么壮观、让人发狂的地方啊,在那里,可以赤裸着躯体在沙滩上奔跑,可以对着大海朗诵献给它的诗歌,畅快淋漓的抒情,可以自豪地告诉深蓝的天空,我拥抱了大海。然而,当真正去接触大海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心中的大海只是别人文章里的字。大海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概念,大海的气魄也远非是歌咏者笔下那雪白的浪潮澎湃出的简单的壮阔。

刚接触大海时,目光的确被那一望无际的蓝色汹涌地感动着,它无以伦比的浩大的形状的的确是需要一些壮烈的词汇来描述的。然而在夜晚,当一切都归于沉寂的时候,我裹一条厚厚的毯子,坐在一艘轮船的舷板上,看呼啸的风从渤海海峡的洋面上穿过,那时,饿我听到了海的声音,那声音来自海的心脏,那来自黑暗深处的呜咽声似乎要将一个漆黑的夜晚翻转到地球的另一面。

是的,我听到了一个愤怒的声音,那时,望着黑茫茫的夜空,我看不到大海的壮美,我只感到大海是一个积压了很多阴郁的孤独的沉吟者。它的声音嘶哑而苍凉,它的步履沉重而蹒跚,它的表情阴沉而冷峻,甚至可以想象出它的面部因疼痛而扭曲的纹路。突然,一阵强烈的海风袭来,几乎掀翻了船只,甲板上的人在剧烈的摇晃中逃回了船舱,而我用尽所有的气力地搂着一根粗大的绳索,吗,去看大海在一场蹂躏中挣扎的样子,去看它遍体鳞伤地举起刀枪般的怒浪捍卫自己的生命。整整一夜,我守候在大海的身边,用一颗虔诚的心灵去聆听大海的心声,我看到了一个强大的生命背后深藏着得孤独挣扎的灵魂。第二天早上,当太阳跃出海面时,大海则平静得如一个熟睡的老人,在一片血红中安详得让所有的生命归于平静。以至于后来,当再一次捧读《老人与海》时,我不再拿一些肤浅的词语中去赏析一个真正了解海、并懂得海的老人了。因为,真正的荣誉不是一些礼赞的词章,真正的花环不是几束鲜艳的花朵,对于一个在孤独中创造辉煌的生命来说,这一切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天阳是高贵的,大海是高贵的,而那些草原之初的一些草呢,大山之始的一些岩石呢,森林之端的一些树木呢!同样,还有那些人,那些在人生忧患困顿的征途上跋涉的人,他们在伤心隐忍中栖身,将受苦当作快乐,在哭泣、痛苦中上下求索。当我联想起这些生命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条大河,它高贵的灵魂正拥着湍急的浪花从生命的中心穿过,它拒绝沾染迷茫的尘埃,恪守着阳光、大海般的信念,在浮躁的土地上驰骋着,让一些原本质朴的心灵从急功近利的虚浮的漩涡里脱离出来,从而找到人生的广原。

感悟自然和人类中一些生命存在的状态,我感觉心灵的小舟不再迷茫中漂泊,虽然在生活中,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在高峰生生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可以一年一度地去顶礼膜拜它的高贵,也不意味着我们不可以变换一下肺中的呼吸与脉管中的血流,更不意味着我们不可以寻找生命与永恒的距离。因此,给心舟找一个靠岸,用开辟鸿蒙时最原始的姿势,去构筑灵魂的家园,又何愁找不到生命高贵的理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