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原创小说:保洁员和她56号病床的老公

早晨刚上班,护士小白对我说:“昨晚咱们接了一个特殊的病号,56床,一会儿查房你去看看吧。”看了病例,是一个男病人,45岁,突发性脑溢血,昨晚已经做过手术,病人有二十多年的酗酒史,身上多个器官已经出现衰竭,说实话,这样的病人,经过了这么大的手术,康复的可能性很小。才45岁,真的很可惜。手术签字,家属一览的落款竟然是她的名字,原来….是她的老公,怪不得小白说一个特殊的病号。

走到56床的时候,她果然在那儿,旁边还有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儿,大概是他们的儿子,个子高高的,瘦瘦的。她正用毛巾给病人擦手,病人还在输液,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是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因为严重的肺部感染,要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她站起来,头发凌乱,眼睛红红的,跟着我出来,小心地问他会怎样。我把实际情况告诉她,并把预测的最坏的后果告诉她,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知道早晚会这样,平时劝他别喝了,总是不听。”

她是医院的保洁员,负责病房区,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听李姐她们说当年做保洁的都是医院职工的家属,她是某科室前任主任的远方表妹,来的时候正值青春年华,因为来自偏远的山区,能吃苦,也能干,做的很不错。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大家对她的看法。因为在本地没有亲人,她借住在那个主任的家里。时间长了,就传出绯闻,直到一天主任的夫人找到医院领导告发老公作风不检点,和自己的表妹有婚外情,据说当时在医院闹得沸沸扬扬。院长找他们谈话,主任矢口否认,她却坦然地承认了,结果那主任被调去了乡镇医院,而她,却一如既往,大大方方的在医院做着保洁,之后和一个老乡结婚生子。等到医院改制,外边的保洁公司招标进来,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并且去找了保洁公司的领导,又留了下来。用李姐的话说,一个脸皮很厚的女人。

我不是个三八的人,何况那些事情只是听前辈们道听途说。我不喜欢她,源于她平时的一些做事风格,记得一次,一个病号出院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送了一箱奶,就放在办公室。她们提醒了许多次,我懒得拿回家。那天,她来打扫卫生,我就说你拿去吧,她很高兴,千恩万谢地拿了去。可是以后的日子,她会很有意的来我这儿,看似殷勤的打扫卫生,实则顺手牵羊地又拿走了几件东西,其中包括我买了好久忘记拿回家的一副新毛线手套。那天,小白责怪我不该对她示好,说她本来就是个喜欢占便宜的人,大多数病人出院时不会带走用过的脸盆,暖水瓶之类的用品,她也从来不嫌脏,乐颠颠地拿回去使用。基于她的种种所谓“劣迹”,我们对她都保持着距离。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老公的情况没有出现好转,监护仪报警了几次,抢救过来的病人,突然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他极力睁开眼睛,盯着她,仿佛有千言万语。而她,紧紧拉着她的手,只是流泪。通过几天的接触,对她的看法就有了些许的转变。从住院手术,到后来的几次抢救,她始终没有说过放弃,多次苦苦哀求我们救救他。说真的,好多病人家属在知道没有希望的时候,有的就干脆选择放弃,因为这种病人,有较长的濒死期,每一次抢救,病人的痛苦都无以言表,每次抢救,也意味着又产生高额的费用。他们的儿子也很孝顺父亲,一直守在病床前,寸步不离,悉心照料,年轻人都熬得不成样子了,看了让人心疼。这几天,小白都特意多买了两份饭,给他们送过去。

又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正好我值夜班,病人突然心搏骤停,又是一番努力,还好,有了微弱的呼吸,病人的意识稍微清醒,他又强睁开眼睛,眼角有泪水,无力地瞅瞅她,再看看他们泪流满面的儿子。这时,她拉了我的手一下,示意我跟她出去。

出去后,她问我,能不能帮她个忙?我说当然可以。她说一会儿你进去就对他说,给他输血。我说,怎么可以,现在输血等于加速他的死亡!她说,只是假装,不真的输。为什么?我很吃惊。

她说,你就告诉他,给他输血,给他输儿子的血。因为……他怀疑了我二十年,也折磨了自己二十年,其实,儿子,真的是他的!

到现在我都记不起来怎样去说的这席话,只记得自己百感交集,语无伦次,只记得,她老公走的时候很平静,脸上带着微笑,紧紧地握着她和儿子的手,始终不肯放开。最后,小白她们含着泪,费了好大的劲才掰开他的手指。当时,我和李姐站在一边,早已经泣不成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