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散文:与你在江南的梦里终老

『优美散文』女子的美丽在于情的供养,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并擦出爱的火花,生命之泉便寂光空灵。这一刻,始从你走进她的江南,走进她的那帘烟雨梦里,与她牵手青石板,传奇悠长悠长古巷的故事。

月色清澈如洗,在涨满绿色的荷塘,蛙鸣,蝉嘶,和光赋就微妙堪世的古典乐曲,穿透长长的柳堤,落在了深深庭院的那扇小窗。橘黄灯下,一纤纤素影摇动着身姿,不时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朦胧的轻岚罩笼罩着,清晰中些许迷离,隐约有纷沓的声响,她从高楼阶梯下来,径直沿着蜿蜒香茵一路走来,斑驳印花了她的脸,也印花了她的连衣裙,似若一位花仙子从天上下凡,怀揣着如兰的心事,携着恒古由久的渴盼,到梦里无数次出现的境地,去绿杨门外的芳草长亭扑一场久别重逢的浪漫。

她是位清婉执拗的女子,垂得一份与人不同,孜孜行走红尘阡陌,穿过了痴迷肥皂泡狂奔风潮,荡过了夜明珠闪烁的秋千索,旋转过狂野天空下的湛蓝,羞颦过含苞怒放的花溪,一袭白衣徜徉于两岸渔歌浣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溯长淮古道一路向南,一更更峰岚,一溅溅流响,一树树花开,一村村炊烟,在她眉梢划过,淡着虚怀,泛浪江城,在荟萃古往今来精华的翰林,扬起梦的风帆,青春无忌以笑声点缀成一帧画卷,从此挥之不去维纳斯的神秘。她藏起千般婉转,万种情愫,在空谷山涧的竹林阁楼,渡着花开花落似水流年,只因那年绿笛曲廊的那一记梅花烙,生活的经纬线分明了她的懵懂与现实的束之高阁,一切都出乎意外,且又自然成章。

剪剪娥眉,款款罗佩,艳溢香融有几番?者双蝶飞雪里,凤仪永丰柳,云破月来花弄影,水调数声消魂听,依晚镜,揽流景,秦时明月汉时关,长生殿前并蒂莲,怪只怪她不解当时个中味,错了花朝,错过了无声的绽放。也许雨太轻柔,缭绕的紫雾迷蒙了她眼的皎洁,身在庐山浑不知;也许修竹翠音太羸弱,掩映了有情人爱恋的倾诉;也许空野飞絮太乱,春风不解禁杨花,濛濛游丝扑人面,贻误了醉眼的枫桥初见;也许星灯拉长了水天间距,银河阔远了杨柳岸,晓风残月好景虚设;也许一撑油纸伞下的雨巷,青石板的脚步太恍惚,模糊了相肩人的棱角,睫毛间一泓光晕,划出弧线滴落在丈量的碎声里;也许,也许,在夏之初,弄丢了雨中的顾看,也弄丢了惊悸眉弯的温情。

想极了家乡明月的她泪别水乡回到故里,已是初秋,她把心底的清影深藏,掬着笑意给母亲说:我回来了,再没过多的话语。一向在母亲面前口无遮掩的她一番寻常的沉默,让母亲有点蹊跷,知女莫过母,慈祥的眼光洞穿她的矜持,但却没追问,静待她的一襟坦怀,自认坚强的她终是未拆冰封,欲以港湾的暖流稀释抑郁和沉寂,也把家乡的河流幻化为江南的那弯水墨,悄悄的将那梦儿丹青在画角,抬头看了看天边的云彩,轻轻的走了,去一水之滨阆苑扶梦平桥。秋深,满园的菊黄依然遍地,散发着淡淡的甜甜的薄凉清香,庭院里植被着几种南国的花木,间或的绿摇曳在萧索中,沧桑中透着一线生机,那是她对美好的向往,也是单调生活中的依稀,一如冷风里凛冽的灿烂。

不知何时,她喜欢上了菊,也许自己的心性和菊几分相似的缘故吧,常常面对篱笆菊黄,独自枯坐,发呆,酸涩的泪从清澈的眼角溢出,任其泛滥,滴落手背感到凉意时,豁然。追想着风里的记忆碎片,竭尽心智拼凑,欲复原那个清新,枉费苦心。人若行尸,心若嚼蜡,日渐萎靡,好在有菊的陪伴淡静如斯。在思念疯长的那段,她每日里坐在凉台的老式竹椅上,翻阅着琼瑶的作品,一部又一部的在指尖划薄,直到最后一记的最后一页。她沉溺故事里的爱情,每每都是满面泪光,然后枕着江南的名字入睡。当她指染白落梅的那本‘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曾经的执着随着天空的鹅毛倾盖,冷彻刺骨,仅存的混着渐渐清晰,她的心在古韵文字里慢慢的安妥下来。人许会因某人,抑或某事悟彻,在沧桑过后才得以涅槃,那张白纸才有了绚烂多姿。

你的到来没有任何的先兆,也是在菊花开的季节,许较早时日,你读懂了她的江南,等感觉到你,有种似曾相识。后顺着你的足痕,去到你的窗下,伏案的你,埋头水印着闻秋初记,她平心静气轻声默念,有种莫名的熟悉,是那富有弹性的心跳,还是那双熟悉的眼神,抑或那缕轩然心动的气息,莫非是,要不怎会这般?随后的时日里,你走入她的梦里,带她走遍水墨江南,西湖上你和她荡起双桨,一串串欢声笑语激起浪花朵朵,柳荫画眉啼婉,引无数采莲船儿竞逐晚照,剑雪雷峰夕照。溪流银岸,你拉她一起放风筝,全然不顾路边的风景,试看,三江酹月皆失色,唯有于无声处最风情。你说,你有些忙,给不了她太多,只陪她一生来拉纤放鸢,可否?你眸子里的沉稳洁净,给她清宁且真挚,那一刻她有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羞涩和喜悦。

没来得及与你去赏古城的菊宴,没有偷得半日闲与你月下柳前,就匆匆离开了滨城。她回到了江城,那是她熟悉的地方,也是梦开始的地方,这一程她要从新开始。她舍弃了找寻那熟悉的背影,舍弃了慰藉她多年的蒙太奇,也舍弃了安抚她有生的依稀,因为有了你,让她就此诀别画眉。当你的声音穿越时空落在深夜她的榻前,拿手机的手颤动着,你说,是你吗,晴儿?她沉默着,沉默着,是你吗,晴儿,怎么不说话?按耐不住的回应自心底流出,那端的你得意忘形,发出清和动听的笑声,连连说,你的声音真清爽,彼际,天涯咫尺,修伟的你好像就在她的面前,静静地与她对视,俊朗的容颜有着坚毅与执着。你伸手与她的手扣在一起说:我的生活从此有个你,不求地老天荒,只求高山流水写芬芳。

醉过知酒浓,爱过知情重,一个个风和日丽,她露桥闻笛,等待着燕子南迁,捎来你的诗情画意。你竭力呵护着她,把她置于心底的最软处,朝夕相伴,夜更隔屏相依,你怕她惧夜的黑,不时扣动手机,将最温存的话语传递,今生只爱一个她,有多大的心去爱她,就用多大的心包容她。她哭了,等了千年万年,终于感动上苍,让这样的你来到她的生命里,是你给予的温情,热烈,使她涅槃复活,重燃……(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