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最是四月缤纷天,风景如画,画意如梦

『优美散文』草长莺飞花又明,柳廊深处闻啼莺,画意初栏风拾趣,撩作流霞裁心声。阳春三月,还没等我下楼端视,已在岁月的窗口划过,这个季节,莫非不容我的多情凝眸,在红尘的亭台悄无声息走向深处。清明时分,阳光里的温度洒在风中,暖暖的,洋洋的,和煦扑面,物华焕然一新,枯枝脱去冬天的老皮,冒出软软的新绿,杨絮缀满了枝头,柳也披上了鹅黄的戎装,杨柳依依,颇具吸引人前往的欲望,我经不住春的诱惑,一袭素衣携着形骸遁入落霞与孤鹜齐飞,春水共长天一色的画卷里。

喧嚣被隔在另一世界,空旷拉长了苍茫,视野内的辽阔开朗了虚怀,接纳着散漫高天的瓦片云,一片,两片,三、四片,细数默念,琥珀流彩,像镶在松软缟绢上宝石,格外夺人瞩目。流霞缀空,仿若航标灯指明路向,与自己一程相行,照亮足下路,如若那个梦,无论我身在何处,相形随影,温馨韵染。不觉失声笑了两下,大自然是通性的,总在人不同心情之际切合一番,愉悦生灵,你无法抗拒,只能去接受去融合,成为其中的成员。脚下的路很长,蜿蜒而去。与眼前拔节催绿的春音似乎在向我这个久别重逢的老主顾暗示着什么,我含笑会意,低眉颌首。路渐渐拉直,盈盈的纷沓声和着宁静,孜然前移。

最是四月缤纷天,路边的花缀满了枝头,姹紫嫣红,花阴挂在诗人的眉睫上,桃花杏雨,点缀一帧春色的浪漫。我不是诗人,却走在诗人的诗行里。芳香阵阵,暗涌况味,惺惺然,季节无声无响的从身边划过,不留神,竟被什么东西撞了腰,忍不住住步凝眸,满眼的春色欲滴,却无人影,莫非是春和我打趣?阳光下的花枝招展,似乎旁若无人,径自舞着春意。不觉将自己融入春里,与她共存。忘记自己是何人,疑惑荡然,在迷离的斑驳里,行走着,我不知要去那里,在花的海洋悠然心志,仿若变成了花仙子,披上春天的袈裟,于季节的流韵里潜行。

曾几何时,身在庐山不知山高,临水照影不识自然灵性,一场花事淡然漠视。他的明眸,看穿了冰川下的暖流暗涌,自信千年的轮回,被梅子红了。横笛白衣,掩映着几个世纪的羞涩,曲廊捧月,流淌的银光里是烁烁溢光。是丁香,穿过春秋,越过秦汉,行过唐宋,在纳兰的松笔里,低咏着饮水词一路踏来,油纸伞撑薄了春的鹅黄,夏的明媚,秋的霜凉,终于在漫天雪飘之际,寻到了戴望舒诗里结着忧怨眼神的姑娘。怎能忘,泛舟弱水三江,踏着情丝飞扬,转山转水转佛塔,转到了西湖柳廊,莺儿亮起了歌喉,鸳鸯结对成双,在鳞波泛舟的春江,期待千年的破茧,花事的悄然芬芳。一目惊鸿,我想,在那刻已经锁定,非是蓦然回首,而是众里千百度,披着朦胧的烟雨,撩开重重的雾纱,踏板古巷深幽处,嫣然一笑,你怎么在这里?

他说。自古以来,无人能禅透缘字,情为何生,为谁化不开,是天意早定,如轮回至若,有谁能逃得脱?他,借着一丝柔意,掀开垂在我眉帘的面纱,端视着一双充满忧伤挂着晶莹的眼神,穿过一汪碧潭深炯,读懂了那重重叠叠的芳襟万绪。他,越过成百上千的山水坷坎,走过泥泞沼泽荆棘乱石,披星戴月风餐露宿,悄然夜窗打视着伏案的纤纤素影,听喃喃私语流向望不到涯的天堂。他,看见哽咽落在花枝上,红萼欲滴,似鲜亮的血水,将心思浸泡成一缕缕忧虑,镶在泛红的双靥,那欲说还忍的话,分明写在了嘴角,凝聚,沉淀,朦胧在一汪碧潭里。这样的可儿,怎让人不疼,不惜,有谁还会辞别羞眉温婉,转身红尘拐口。他拢衫咫尺我的眼前,将恒温的手掌伸来,涓涓温意自成溪水,流淌……

好耳熟的声音,好自信的语调,好熟悉的味道,蓦然,灯火阑珊扣在了我的眉弯。一记不为人觉的悸动微澜心弦,一瓣红萼轻轻吻在我的唇上,殷湿了我细软,那刻感觉到水晶般的剔透明亮,是融融春意使然。羞怯的眉不知何时弯了,遮掩着一泓心情,冰封碎化,任我怎么的抗拒,还是被脉脉的暗流给降服了。在神圣爱的面前,人是何等的渺小,缘分到时,情自心生,怜意波明,映人于心,人生写意诗画成卷。早春二月,他已经潜伏在我身边,只是不动声色。等春风又绿江南岸,柔柳含烟,绿茵布堤,他迈着落地有声的步子,走到我的眼前,执着内心的爱,打开油纸伞,罩在了那方云水间。

再好的光华也是转瞬即逝,名花再美,总有凋谢时,爱情终抵不过季节的流转。生命是个过程,或长或短,只要在这风景里,花朝溅影,或相遇,或错过,都会印记春的痕迹。与他在最美的年华相遇,花前月下,烙印了或深或浅的足迹。杏花雨,桃花香,拂了一身还满,将纯白的笑撒在了春的怀抱里。我想我是醉了,醉睡于香雪海的爱情摇篮里,化蝶梦周,畅游江南各处。归魂西子湖畔,追风闻莺邀诗仙,晓醉逍遥度蹁跹,荡起小舟莲挽意,黄昏翘首照凭栏,我把江南的一切织就成幽梦,将他植入梦里,水墨一幅丹青画卷,镶在了岁月长河。

水袖添香熏泪眼,一江春絮梦萦回。如痴若醉魂难醒,不觉清唇又试杯。当我还在渐行渐远古径上品味花瓣雨,一阵清脆的柳笛带着江南的风韵自远端飘来,顺着音迹,来到碧流的河畔,只见立于一叶轻舟的翩翩青衣,抚笛吴乡的一首歌谣,凝情波底,曲符清润,这支耳闻目染的吟唱,有些许熟悉,心里有种欢喜掠过,不觉步子也应着调子,似舞非舞的轻盈着裙摆,迎向来自天涯的声音。过往的行人,不由得凝神相望,况味横生,此时,真应了一句话“我在看风景,船上的人在看我”。风景如画,画意如梦,我被水墨风屏了。在这个四月天里,我想那个他来了,携着镜前的约定,来扑一场红尘渡口的盛宴……(文/慕容婉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