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越南:爱是永不间歇的问候

恋爱时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你每发一条微博,总是想让她看见,看到她似是而非的评论然后会心微笑。你可以跟他从早上发信息说早安到晚上睡觉说晚安,纵使无法见面,一天的话题也总是断断续续,从吃饭聊到喝茶,你感觉到他的存在,在每一个角落里。

她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这一次远行,十五天,穿越越南,时间不算太长,却足以让自己的灵魂清醒。选择越南,是在一个漫长的等待的午夜,看了一部叫《青木瓜之恋》的越南电影,拖沓的剧情,却有着清新的画面,她被电影里女孩儿发梢上滴下的汗珠吸引,她决定要去探访这个曾被人称作情人的国度。

出发之前给男人发了一个信息,很久没有回复。在失落中订了前往河内的机票,之前做了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她以签证为由邀请男人到香港渡假,那是她出发之前最后一次见他,在香港半山的酒店里,他们坐在窗前看风景,手中的咖啡凉透,两人背对着背睡去,一夜无语,醒来的时候枕边湿透,她假装睡着,听到他刷牙洗脸的声音,然后迷蒙中看到一只手伸过来,抚了下她的头发,转身离去。

诺大的机场只剩下她孤独的身影,她望着送她来的男孩的离开的背影,接到了一个期盼已久的电话,熟悉的声音,询问她的行程,叮嘱她注意安全,挂上电话心底透出一丝凄凉,过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把男人送的一个玩具打火机没收了,看着他们把打火机扔进垃圾桶,犹如扔掉一段感情。

前往河内的国际航班,一个半小时的航程,她昏昏欲睡,穿着奥黛的空姐过来送毛毯,把她从梦中惊醒,疲惫的身子,仿佛沉睡了一个世纪。望着机舱外的霞光,她知道她很快就要降落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其实并不陌生,她读过《情人》,也曾经在远行的渡轮上,邂逅那个生命中的人,只是这是一段错误的相遇,他心有所属,她飞蛾扑火,硬生生地把自己安插到一段三角恋的漩涡中。飞机抵达河内,她打开手机收到了一堆问候,问候里没有她熟悉的号码。

唯一帮她做的事是为她预定了河内的酒店,是靠近还剑湖的一间豪华酒店,明亮的灯光柔软的床褥周到的服务并未让她觉得舒适,她第二天就收拾行李,在三十六行街的一条巷子里找到了一家二十美金一个晚上的小旅馆,房间里没有空调,旧式的电风扇放在桌子上对着床吹了一个晚上,半夜热醒了起来洗澡,披着外衣靠在阳台上看街上的风景,街上的行人好奇地张望,都是一些孤独的神情。湿热的空气正如电影里的场面,头发贴在肌肤上,覆盖了一层湿气。

越南的旅馆几乎都有无线网络覆盖,她打开电脑收邮件,细心的男孩帮她列出了每一趟火车的时刻表,她回复了一声感谢,记忆中机场那张温暖的脸浮现,关上电脑,伴随着风扇嗡嗡转动的声音睡去。

从北到南的夜班车,坐了无数次,最后一站是西贡,背包里只带着一瓶饮用水,不习惯在路途中带各种各样的零食,她戴上耳机听歌,旁边是一对西方情侣,说着笑,然后各自睡去,晚上鼻鼾声默契地此起彼伏,她无法入睡,躺在卧铺的床上,看着窗外掠过的夜色,火车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停了很久,她走到列车过道上,呼吸着这个地方带来的有点咸的空气。

打开手机,是男孩发来的讯息,叮嘱她早点休息,传了一段她最喜欢的钢琴的伴奏,她拨通了这个一直存在却很少拨通的号码,听到了男孩温暖的声音。她细心回想,这一年来,这个身影其实都在伴随着她,在她出行的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只有这个问候最真挚从不间歇,有点腥味的夜风仿佛带来了一丝甜蜜的味道,拂过她的鼻尖。

到西贡,旅途接近尾声,她在槟城市场订做了一套白色的奥黛,跟随着几个来自香港的朋友,在大街上疯狂地拍照,晚上在西贡河边上喝啤酒,听西贡小姐唱粤语歌曲,狂欢过后回到旅馆整理照片,她把自己在红教堂门口的穿着奥黛的照片发到男孩的邮箱,她突然有一种冲动,只想让这个人见到自己最美丽动人的一面。西贡的最后一夜,熟悉的电话号码终于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她却没有接听,任由电话铃声唱成一首庸俗的歌曲。

在机场发了一个信息,立刻收到回应,“广州白云机场,等你回来。”

爱是需要回应的,珍惜值得珍惜的人,同样是在飞机上,来的时候的心境跟回去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她相信不久之后她还会再踏足这片潮湿的让发丝总是贴着脸庞的土地,带着深爱自己的男人,在海边畅泳。看无尽的潮起潮落。一同老去在这美丽的风景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