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我执著地盼望着一场冷空气的到来

『心情随笔』立冬已过,大雪将至,气温却依然温暖如春,期盼中的冷空气,迟迟不至,日子以一种恒温的状态,日复一日地更迭着,晴空万里之下,被灰霾遮蔽的天幕,像张没有血色的脸,惹人生厌。

怕冷,却总是盼望着冷空气南下,也许是因为可以依附的东西太少,所以喜欢被厚重的衣服包裹下的那份温暖,喜欢抱紧胳膊迎风行走的姿态。我一直认为,寒冷能唤醒蛰伏在身体里的坚强。因为冷!所以你要战胜它!跺脚!搓手!把衣服拢紧或是自己抱紧自己,在这样的对抗中,人始终都处于清醒的状态,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人在冬天里不容易犯困的原因。

一样的季节,一样的天气,一样的奔波,只不过,去年的此时,奔走在城市的另一隅,一样的站牌,一样的等候,只不过,站牌的内容变了,等候的也已不再是去年的那趟车。一样的心情,一样的感叹,一样的期待冷空气的到来,只不过,如今朝夕相处的已经是另一群人,他们依然亲切地唤我“廖姐”,我依然是值得信赖的“廖姐”。几乎什么都不曾改变,只是生活的场景变了,就像一部剽窃的电视剧,剧中的场景和角色虽然变换了,但内容雷同。

不时地会有以前的同事打来电话问候,那一声声通过电波传递过来的“廖姐”,总是会将我击中,令我伤感不已,我为这人生的聚散别离感伤,我为自己的漂泊不定感伤,我更因想念他们而感伤。暮色四合的傍晚,站在这个叫“汾水”的车站等车,我将城市的沸腾用耳塞隔离,我的世界只有黄灿在唱“黄玫瑰,别落泪,所有的花儿你最美,受了伤,别伤悲,别让泪珠湿花蕊……”煽情的歌词,伤感的旋律,直抵灵魂深处,渐渐模糊的视线中我看见十字路上人如潮,车如流。

城市的这一隅,在我的眼中已然又是如此的熟悉,相同的十字路口,东南西北,所到之处却是不同的景象和不同的人、事。相比几个月前初来这里的陌生,现在我已经能骑着单车像鱼一样地游走在这片天空下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从宿舍去公司的路,可以穿越无数条小巷抵达,然而,至今我们还不知道哪一条是最近的。究其实,是否最近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出发和到达。一如我们的生命,总是在无穷的变化中前行,终点却只有一个。

在无数等车的人群当中,我只是这个城市里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孔,去年等候在城市的那边,今年漂泊到了这里。车来了,上车、下车,目的地相同,沿途的风景由陌生而熟悉。倚窗而坐,七彩的霓虹像鬼魅一样透过车窗从我的脸上划过。意识被急促的铃声拉回,“廖姐”同事在电话的那一头唤我,她说晚上出去要晚点回,要我帮她开门。我告诉她我不在宿舍,叫她打电话找谁谁谁。唉!事无巨细!曾一度对“廖姐”这个称呼我感到极度的委屈和厌恶,不是因为把我叫老了,而是因为“廖姐”所要承担的那些琐碎。

我做惯了老幺,从小就习惯了被照顾,被宠溺的生活。而作为“廖姐”的身份,我要学会去照顾别人。我们的宿舍,一栋租来的三层小楼,住着十多个人。每个晚上,五湖四海的一大桌,吃着饭说笑着,亲密得像一大家子。常常地看着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这群人,我的心里满是怜惜和感动。我相信,无论何时,我们都会记得,人生的这一个阶段,我们曾经一起寄居在别人的屋檐下彼此温暖,因了这相同的漂泊,对于他们的一声声“廖姐”,我只想用最真诚的关爱去回馈,尽管几个月前,我们还素不相识。

一路上,车,走走停停,人,上上下下,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坐在我身边的人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每一个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我没能记住一张面孔,当然,他们也不会记住我。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个孤独的行者,即使是在这人声鼎沸的公交车上,也逃不出心的孤岛。下车时,拂面而来的夜风,略微的挟带着一股凉意,意在提醒人们这是冬季。但失望的是,不用抬头看天,我也知道,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我执著地盼望着冷空气的到来,因为厚重衣服包裹下瑟缩的身姿和被寒风吹皱的眉眼,既是最真实自然的一面!又能藏匿脸上的忧伤!所以我期待,期待一场冷空气!(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