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人间有味是清欢,依旧几许暖意!

『优美文字』立冬日,而冬未至,除却晨昏夜长寒意渐起,未见霜浓,未曾地冻,更未得风扫横空,雪色飘零,冰冻河床之盛况。连日晴光大好,风和日暖,正是积蓄天光,怡性养身之机,而此时,北地多以断断续续雪柳飞扬,河流封冻,万物冬藏以眠,另一番冬意解读!

多数时候,总是感叹自然气候宇宙天文变幻之奥妙神圣,冥冥之中仿若天机,不消清明,无以解答,品味感慕天恩,随顺得以安适。一方土地,养一方草木,育一方生人。稻粮瓜蔬,花木果粟,怡性生之,适以葳蕤,宜南莫北,宜北勿南,水土孕之,阳气沐之,气候助之,不可背离。昔有《晏子春秋·杂下之十》:“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亦莫若自幼生于长于本土,南来北往中,若赶上或凛冽或炎热之极端节气,想来身体发肤,生活习性,穿衣打点,饮食起居,连带心神性情,亦有诸多不便与不适之处。非得漫漫光阴打磨,方去棱角分明,生发圆润和谐,别样生机。生之,适之,恐非一朝一夕一蹴而至所能及也!

犹记十余年前,年华正茂,离乡背井,至岭南丘陵地带,为以生计,生息三载。亦是有生始至南国,初临异地,时值四月,千里之外,别样心情,亦略去诸多水土不适之烦忧。及至入夏,流火愈演愈盛,且来势汹汹,如火如荼,灼伤烫伤立竿见影,皮红肤黑,倶不留情,决不含糊,若是一不留神,起个疹留个斑,或中个暑染个病的,便是拜其所赐了。

且热带风候,夏之漫漫,身心倶煎,只得隐忍暗渡,尽少出行,以避其毒其荼。最为虐心者,莫过所思所想所行所处皆为炎酷所虏,不得以清以静。此地长夏无冬,终年不见霜雪,消暑降暑避暑乃季节之常态,众心之所向,故凉茶凉菜凉汤盛行。而得四季气温热暖,荔枝龙眼芒果香蕉,木瓜橙子菠萝杨桃,满树生辉,一应倶全,唾手可得,富余可遍。

而北地入冬严寒极致,冰冻三尺,虽未曾北上得而一见,久闻其名亦生寒意入骨。若得一日间南北穿越,前一时花城赏花,后一刻雪上漂流,两极交替,寒暖尽染,当于自然于季候更添百般敬畏之心。

若为旧时心境,定是可期可盼。只“年与时驰,意与日去”,时光洗尽前尘,草木山河依旧,月盈月亏依旧,四季轮回依旧,恍惚意气风发如昨,却是人事散落如烟如幻。不再希求变动,不再渴盼繁华,亦怀看景不如听景之意,留一份美好意象于心上,遂成永恒,终不至凋零。眼里心上,宁静安分未尝不是一份清福。

前些时日,小女生辰,其性喜动,邀其三两同窗友伴齐乐,一时间欢笑打闹,言语喧哗如林中莺雀,终日萦绕耳际,直至晚来昏黑仍余兴未尽,欢欣不减,不肯散去。无忧无虑的年纪,自是旧时光景可见。愈简单愈快乐,少不更事,不识愁滋味。

时想人生若是多些随顺,如同顺应季候之别,天意有变,不纵容放任亦不为难苛刻自己,少些期盼,少些欲望,简单度日,无怨无尤,生活亦将赠予另一番的宽厚以待。一些反复叮咛自己的事最终都成了泡影,莫如从此断了念想。

近来颇多安抚自己,无暇顾及的事就无需刻意强求,争取不来的光阴便任其自流。既不能负了年华,虚度无为,亦不可负了身心,任意妄为。坦然接受现状,做力能所至之事,做顺心合意之事。量力而行,思多做少劳心伤神,纠心结思平添负累烦忧,毕竟生之旅,当有诸多行走之章法!

生命若在,希冀便在,清喜便在;太阳若在,温暖还在,生机还在,美好还在。沉静难得,从容难得,随顺难得,心安难得,难得而得之,便是清欢,便是恩慈,便是眼里的味,心头的好!月白风清,尘埃落定,人间有味是清欢,依旧几许暖意!(文/花自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