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生活随想』夏日的天空总是忽而明朗,忽而阴沉,忽而骄阳四射,刺痛眼眸,忽而沉重如盖,热浪翻腾,前一刻的万里无云,后一时的大雨滂沱,阴晴不定,让人始料不及,难以捉摸。自迁入新居以来,或许是前期太过于忙碌,又或许是环境上的变动,总找不着那种久违的心境,那种有所思有所想的心境,那种可以让灵魂充盈强大的心境。

若把前期归结于忙碌,忙的没有了思索感悟、静心自语的时光,那么近段时间的清闲,闲的无所事事,闲的无所依托,无法排解,曾经繁忙紧迫时几近渴望的闲适,此刻让我愈发地感觉到了虚空,落寞,失去了重心,没有了归属感。朝看雾霾夕对月,内心渐渐地衍生出些许虚度时日,荒芜人生的恐惧。肢体的解放,终是造成了精神的负担。

偶然间读到了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那句话,“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昆德拉的这一席话此刻是如此地贴近我的心意啊!这一深刻独到之见解不正透彻地阐明了生命本身所蕴含的矛盾与哲理吗,它道出了我内心深处积压已久,难以解答的困惑,契合了我此刻的真实心境,使我沉闷的心扉豁然开朗起来。当我们肩载负荷的时候,肉体发出了抗议;而当我们卸下一切沉重的时候,灵魂又脱离了轨迹。那么,生命到底要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是否重便真的残酷,而轻便真的美丽?

忽又忆起梁小声的《种子的力量》那篇文章,或许作者行文的喻意另在别处,却又让我们不得不惊异于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那么不起眼的一粒或是几粒的种子,却有那么顽强的生命力,愈是环境恶劣,愈是险峻的地方,就愈是能见它们坚韧挺拔的风姿;再如山野峭壁,崖缝丛生的小草,绝处逢生,不惊令人震憾:是什么力量使如此柔弱的身躯破石而出?或许这就是生命潜在的能量,一种面对困境遭受挫折时,不屈不挠的精神的力量,一种化压力为动力,本能地求生的力量。

如此,生命强大的力量是在窘境中才会被激发出来的,在压迫中方会搏击,方会奋进,方会屹立。当外界的压力丧失,负担缺失,一切都呈现出顺境时,不再需要自身的力量与之抗衡,这种潜在的力量也就藏匿的踪迹全无,似乎不复存在,生命也会变得自由散漫而没有意义。

当肩载负荷时,身心固然疲惫,意志尚在支配着魂灵,不容许卸下,希望之灯在前方闪烁,生命尚有明的昭示与期待,尚有前行的动力和方向;而当卸下一切负累时,固然身轻,却也轻的飘渺,虚空,缺乏了真切实在之感,意志此时也薄弱的无用武之地,一任自由不羁的灵魂脱离躯壳,四处飘泊,找不到定向,寻不着依附码头的踏实感。古人所云的忧患生,安乐死,或许正是如此吧。

倘若能找到一个折衷的办法,让灵魂与肉体各得其所,各行其职,灵不至于虚无,肉获免于负累,即轻重有度,张驰自如,那会不会是个绝好的另人向往的境界?即当负担并没有完全消失时,那么人是否并非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仍然是真实的存在着,不会飘浮起来,拥有自由,而又受到约束,灵肉在各自的领域里有条不紊,又互相制约,生命依然是有章可循的呢?只是轻与重又是如此的模糊,没有衡量的标准,谁又能把握自如呢?

无论轻重与否,我想始终不能缺失的是人的精神意志和执着追求的意念。生命之顽强是精神上的强大,神若在,一切皆在;倘若精神的力量不复存在,那么生命也只剩下一具空了的躯壳,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不堪,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而有梦想有追求,才有真实的快乐;只有在不断的追求进取中,才会收获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

在心门之外徘徊了多日,困惑着,迷茫着,浮躁不安,难以静心凝神,仿若丢失了魂灵,此刻像是获得了新生,听到了久违的来自心底的声音,让我有一种忽临的轻松与快慰,这声音促使我想提笔,记下生命轨道里来过的真实的疑惑与期盼,还有豁然。窗外的雨停了,灰蒙的天空渐渐地明朗了起来,一缕清爽的风向我拥来,我想我该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