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美丽的相遇和美丽的梦一样,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爱情散文』如若,没有那一场相遇,我仍在我的天涯,你仍在你的海角。我们之间,就此各自守着自己的明媚,地老天荒的微笑。这个七月,是安静的,是柔和的。午后的阳光融化在一丝丝的暖风里,带着这个季节里少见的清爽,拂过藕荷色的窗帘,扑面而来的恬淡清香。抬头,天空是干净的蓝色,大朵大朵的白云以优美的姿态蔓延过城市的上空,那些停驻在云端的思念毫无预兆的再次清晰了起来。

曾经,我以路人的姿态,遥望那些破碎了一地的誓言,阳光斑驳,往事成伤。我行走在斑斓的时光中,以一个孤寂的姿态,不悲不喜。那个似曾相识的场景,乍然相逢,心,依旧隐隐作痛。原来,一些记忆早已深入骨髓,一些时光早已痛彻心扉。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这样的相遇,总是会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即使身处万丈悬崖边,也会义无反顾的坠落下去。

与你相遇,那一场不期然的梅雨。午后的天空毫无预兆的飘起了细雨,雨丝绵密。我站在雨中,雨丝温柔的拂过面颊,落在发梢,我盯着那晶莹的水珠,它剔透的美仿佛涤荡尽了世间所有的尘埃,褪去铅华后的妆容,不可思议的纯粹了起来,我小心的呵护着这易碎的美丽,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不经意的抬头,看见你,身处雨中,侧目微笑,笑容像雨中的栀子花,纯白而又明净。雨水落在你额前的碎发上,肆意的张扬。

突然间,就爱上了这样的时节。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那时太过年少,连忧伤都美丽的像梦一样。以为海角天涯不过是咫尺间的距离,我们期许着那三千繁华里永不谢幕的青春年华,开出一朵地老天荒的花。可原来,美丽的相遇和美丽的梦一样,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那些不真实的美丽,终究来去匆匆。你驻足,回望,他已不在。幸福,从来不顾及上一刻的缠绵悱恻,在时光的荒涯中沉淀一束荒凉的过往。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我以为的地久天长,原来不过是误会一场。“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我们也曾在爱情里受伤害,我看着路梦的路口有点窄,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歌声掠过耳畔,泪,无声落下。

幸福那么短,遗忘这么长。记忆,像镌刻在时光里的一束影子,在荒芜的年华里,形成了一道道明媚的伤痕。偶尔,拿出来,在阳光下检阅,曾经我们固守着彼此的流年,已被誓言伤得面目全非。一季年轮,一束尘埃,载着远方的你,载着彼岸的我,轻轻掠过那些曾散落在红尘里的繁华,此刻望去,苍凉无比。

摊开掌心,曲曲折折的纹路载着记忆的碎片,和着风中的誓言,飘向云层的顶端。思念,在回忆里,开出一朵苍凉的花,片片明媚,瓣瓣忧伤。如果,我不是抬头;如果,你没有凝眸;如果,我们只是擦肩而过。你依旧守着你的海角,我依然望着我的天涯,我们在彼此的世界里,各自为安。可是,没有如果。你侧目,我抬头,在恰好的时间里,我为你停留,用一生的时光。你转身,我垂首,幸福和我们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誓言走到了天涯尽头。

万千红尘中,你终究成了我一场猝不及防的遇见。故事到了最后,我们还彼此一个结局。午后,我坐在时光深处,忽然想起那个午后,雨水冲刷过的天空是纯粹的蓝。那个少年,从雨中走来,笑容像栀子花般明净清朗。突然就想,用一生去赌一个誓言。只是,这一场豪赌,赢了我的海角天涯,却输了你的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