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为了你,我愿用一生,给你经世不老的情

『散文随笔』是植在你身畔的那一柄莲叶吗?偌大的池塘,无数鲜妍娇媚,唯对你倾了心。从此风儿也好,暴雨也罢,守着你,安守一段静谧时光。三月,西子湖畔,我踏着和煦的春风将碧绿延展。那时,满池还只有绿色的,我还不知莲花是什么模样。于是平淡的阳光雨露,便是每天睁开眼,读到的第一种色彩。

没见过阳光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温暖的色彩;没听过花开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绽放的美妙。当你在我身边慢慢长出幼小的花苞,粉嫩娇羞的模样,如此不经意,却触动了我善感的心。就像春风催开了花朵的心事;就像蜜蜂掉进了甜蜜蜜的糖罐,就像蝴蝶一心扑上那朵挚爱的花儿,你清逸无尘的样子,就这样,收服了我不拘不束的心,使我,紧张你的一切。

每天清晨,我睁开眼睛时,你还在睡梦中。于是,我隔着一层冰莹的露珠看你。阳光的爱抚里,我以柔情,为你掸去周身的迷雾,借一滴露珠,吻你。五月,你慢慢盛开的粉嫩花苞,成了我每天的期待和乐趣。在时光的背后,我把满心的惊喜掩藏,把激动的泪珠偷偷抹去,对你不动声色,谈起西子湖遥远的历史,还有白娘子与许仙的传奇。那时,你在我描述的故事里,我沉醉在你清澈的眸里。

还有一种情感可以解释吗?当一朵向日葵爱上深夜的昙花;当一朵玉兰爱上不经意路过的清风;当一只丑小鸭爱上美丽大方的天鹅。一切毫无来由,被你毫无来由的迷醉,在你的芳菲里,嗅到时光的气息,在你的容颜里,看到生命的美丽。于是,那一刻,如果说我被灌晕了,也是被你的柔情和芳香所迷。

一天,我睁开惺忪的睡眼,你晃动着娇弱的身躯,在风的柔和里,带着晶莹的露珠终于开放了。那“砰”的一声,美妙而动听,美丽了我以后所有的梦境。你羞涩地看着我,仿佛在确定,我的前世今生。清晨的光辉落在你的脸上,绯红了一片心事。

没有理由,然而,这就是理由。当风雨来袭的时候,我把你遮在身下,给你一片蔚蓝、无风无雨的世界;当午时强烈的阳光,迷茫了你的眼睛,我把你护在我的臂间,送你一片阴凉的温馨。真的,这样做没有任何理由,若是有,便是只剩下爱你这一条。因为爱你,纵使风雨再大,前路再难,亦是不值一提。因为你,是我所遇到的,唯一能让我倾心之人。

浣纱的女子走了又来,每一次她们的来去,都使我战战兢兢。唯恐哪一次,她们来了兴致,把你采去玩耍,亦或是把我摘取,遮挡夏天恶毒的太阳。你却浑然不觉这些危险,临水而视貌,或娇语连连诉说昨夜梦境的美好。我把担忧放在心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一心戒备站在离你更近的地方,生恐别人多看了一眼,你就不再属于我。

你曾说我自私,也曾笑我无理取闹,可又有什么关系,如果爱你也是一种错,那我只愿一错到底。朝暮相伴,同根相栖,无人懂得我的深情,比那西子湖潋滟的水波还要深。只是我从来都不说,所有的蜜语甜言都藏在眸里,若是你不知,遇到我的眸光时,又为何像惊慌的小兔一样身心不定?

每个清晨与黄昏,我看你时,你总是披一身晶莹的露珠,像是刚刚出浴的仙子,身上散着清香的气息。你或是无意,或是有情,总是借某一缕轻柔的风,靠着我的肩膀,入梦。那时,时光安静地好像静止了,周遭的一切也不再重要,你娇羞的脸颊,泛出潮红片片,许是做了一场美丽的梦。我是否化身蝴蝶,走进你芳菲的梦境,为你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

也许,你不知,有一年,我为路人,你为花树,却不经意远隔天涯。这一年,我为荷叶,你为荷花,不为生同时,只为同风雨、共暖阳。我千百年的祈求,才换来佛祖一世的恩准,为了你,我愿用一生,给你经世不老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