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我只愿以一生等待,换取一世不醒的梦

『伤感散文』思念在南,编制一份思念,托明月清风送出;等候在南,等你路过我的春秋,为我,栽下一世不醒的美梦。于江南之畔,揽一怀风声,读日夜重叠交织出的残冬。江南无雪,却有梦,寂静的时空,旋转着落叶的哀愁,泛黄的浪漫,随风飘走。还来不及记取,更无法把语言捞起,思绪已泛滥了整个季节,化作眸间清澈的泪珠。还在停留,只是已不知是为何人何事,当那一叶风声垂过我的眉间,想要紧紧地拥抱自己,给自己温暖,莫名的眼泪却一直流淌到心底,蔓延出海水的味道。

我还在等待吗?等那一枝嫣红温暖我的冰冷,或者让经过的水流冲走我的脚印。当所有的风景已看透,辄身,却发现,原来一直都是一无所有。我失去了所有快乐的理由,甚至,语言也变得弥足珍贵,行走时,我忘了带灵魂走,别人只当我是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关系,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横行霸道,等待或出发,旅行或驻扎,一切随心而行。尘世匆匆,不过是来看一场风景,却也希望在回眸时,能够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做一世不醒的梦。

江南无雪,却锁住了我一世的柔情,只因春风翠柳,流水小桥,暖了经年的孤独。故事已宣告结束,早已料到的残酷,还是将眼泪逼出。榕树下,水岸边,鸟雀声声,哪一句是思念?我在岸边,讲起过往的故事,水悠悠,托起南来北往的船儿,却没有谁能把谁记到眼里去。我是流年,故事埋在水中,等你打捞起那个春秋,但请不要读出我的悲伤,那是一种泛滥的枯黄,留在季节里就好,任何折叠,都是最大的伤害。

心之岸,为涯;梦之端,为水。断崖之处,悬着我前世的魂,当我踏着尘世的风攀登,每一株枯草,每一块利石,都缠绕着迷离的梦境,让人一触即伤;水湄之上,栖着今世的残缺,画地为牢,扣住一怀思念,水波摇曳,清风袭来,却不是我的梦之端,也没有系着永世的温暖。

总有一个人值得去等待,若没有用去烟花璀璨的三月,便舍去枫叶泛滥的浪漫秋天,漫漫红尘,静待你来。等把九连环里的奥妙参透,我就静坐岸边,采一朵水莲花,等你的船儿路过我的心上,为我拂去俗世的尘埃,什么也不问,执手带我离开。

你可知,所有的过去都经不起打听?当眼泪泛滥的时候,就算你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回到最初。我宁愿选择安静,看一朵云走过,听一阵风路过,还有那篱上攀着的无名花儿,开或不开,都在我心里。不愿用任何语言去述说,当时光漫过我的头顶,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张开臂膀,静立拥抱袭来的凉风,让自己,变得和这个季节一样凉。

从大雪飘飘的北国到和风旭日的南方,从懵懂无知的妙龄到忧郁成疾的现在,一路走来,一路等待,从不期待收获一园花开。只希望,有一株无名的草能静静站立,等我转过人间的十字路口,在无人处将你拾取。从此,静寂如初,安淡如往。把所有的曾经都丢在风中,把美好铺垫脚下,一路阳光,一心明媚。

那天,我在人间纵横处,将所有的悲伤尽撒,当阳光落在身上,鸟儿的欢快的鸣叫,把我再度唤回尘世,才懂得一些人并不值得自己去伤心,人世间还有很多美好,未曾落在心尖。当我找出人生的出口,就算道路坎坷,也不会再放弃,直到看到希望的曙光重现。起起落落,总归明白了,有些风景不是属于自己的,该转角时就转身离去,无恙便是最好。春秋流转,流年共谁度?温一壶老酒,听一耳风语,以软语下酒,以岁月入味,我在这里,等你带一场梦来。浮世离欢,早已翻遍了离别,却甘愿用一生,只为你等待。

采集一朵风做的花,制作一份水流的情,时光深处,静植一份等待,不语等你来。当你看遍了人间起落浮华,无意俗世的目光与盘问,到时,你若敢给我一世不改的承诺,我就能陪你细水长流,与子携手。眼泪早已终止,故事也已落幕,岁月无声,我只愿以一生等待,换取一世不醒的梦。隔岸繁华,此处静寂,不是爱寂寞,只是因你才寂寞。盛世繁华,我只取一舟,静泛波上,等你来赴前世的盟约,等你带一场梦来。(文/夕醉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