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人海茫茫,亦是无处相逢

『心情散文』如果,岁月遗忘了我,迷失在世事纷扰的尘世,谁还记得临风把酒里有我残留的暗香?如果,你遗忘了我,流离在灯火阑珊的红尘,请一定记得人海茫茫里有我追寻你的脚步。

时光荏苒,雪舞阑珊。往事终于在一场苍茫风雪中定格成一首冰冷的诀别诗,回忆幻化成片片苍白的细语,在我眺望的窗口如叶般飘落。描不出的哀伤,渐渐溢出眼角琥珀的晶莹,掉落盛满怅惘的沙漏,一撮撮地流逝着往昔温暖的如歌岁月。挽不回的背影,渐渐隐没于记忆斑驳的回眸,一丝丝地吞噬着从前惆怅的若梦佳期。曾经,我们同看一场雨,同唱一首歌,共聆一个故事,在黄昏里描绘斜阳垂老的模样,在铺满青石的雨巷捕捉丁香飘忽的唯美,同在别人的故事里流我们的眼流……时光带走了单纯,灼伤了眼神,故事终生成一朵无人来嗅的聘婷,在云走花飞的湮灭里,在风吹雨打的飘零中,落地成尘。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一望无际的江南水乡,多少粉黛俊颜憾别衣角,多少柔情似水浅搁沙洲,多少人随爱逐流,多少梦随风而去,一叹红尘,残香满楼,是谁成就千古佳话?时下,清欢染指,心似琉璃,独坐斗室一角,静等一段苍老,空待一份未知。与过去分离,把现在紧握,泼墨一幅古径肠道,让那颗失落在尘世忘了归期的心儿,找到去时的路。如此,在未来的岁月里还能倾守一段似锦韶华,亦用一生诗意的执着,等一个人,恋一个人,纵使身后的时光寂寞如山,也有足够的勇气,信心,去改变一段已然深烙上沧桑的人生旅程。

烟花用极短的时间诠释了生命的美丽,让世人在这个信仰渐渐缺失的年代里领悟到一种失落的永恒。生活并没太多附属的华丽,也没有太多侥幸的过渡,只有残酷的轮廓等我们用厚茧的双手去抚平,待我们用真诚的付出去追求情感的缺憾。“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做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不必在乎别人的忌惮,不必在意别人的嘲讽,当美好开满一窗光阴时,你就是别人眼中最美的那一朵。辗转一生里,永远让人最难忘的不过于用自己性情的写真去演绎一段灿烂,让心里的阳光晒干那些潮湿的日子,遥寄一份温暖给远方,即使有点微弱,也能彰显生命的伟岸,人世的厚赠。

遥望,永远是一种最让人心碎的姿态。一生云来雾去的追逐,谁能真正了解幸福背后有多少未知的心酸?每当月笼轻纱,笔墨纸砚,难免也有“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慨叹,以致孤单的时候常常追忆那些易逝的青春片段,怀念一些过眼云烟的人和事。殊不知,当我还在沉痛里细数着过往的悲伤时,无情的岁月早已在我心中漆上蹉跎与寂寞。于是,在无数个来着又去着的日子里,我习惯用坚强堆砌一个自我的世界,让那没有尽头的路,在脚下蜿蜒成一段从容的时光。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许多年的今夕,再忆起青春里的笑靥,才惊觉,那一张张充满稚气的青涩面孔,犹如海洋里翻飞浮沉的一朵朵浪花,想记起却已是徒劳无功。当伤感悄悄横尘在彼此的呼吸时,再也无法分辨那一刻的悲伤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自己,更别提怎么渲染记忆里曾有过的欢乐镜头。细思人生,一段感情可以镌刻一处长久的伤痕,一次邂逅也可以让人陶空了灵魂,当岁月的寒光在黑夜里再次划破冰冷的胸膛,让人失落的依旧是那无法追悔的往事。转身,又是一次无期的踽踽独行,有谁能窥出提步里隐含多少不舍的情愫,惟有那些遗落在风中的往事陪伴着我天涯寻梦。

左手年华,右手沧桑。见过最静美的落叶,路过最沉醉的风景,爱过一生无缘的人,而今我渐已慬得,平凡最真实,平淡最美丽。我想,我已经甘于平凡,皈依平淡。年纪的增长,心智的成长,人在坎坷的人生历程里开启一段风雨磨练,触摸不到多少丝毫的喜悦,紧随着生活紧张的节奏忘我地颠簸,任挫折拉伸了生命的张力,时间却在脸庞刻上无言的褶痕。

当有人说陌生才是最温暖的时候,往事就一幕幕地袭上心头,心便开始隐隐作痛。难道,人生真的若只如初见么?假如是真的,谁都是谁的过客。只是,那些相伴走过的时光又该怎么遗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伤悲和无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与自由,客观面对现实,或许会让彼此的心灵靠得更近些吧。

匆匆走过一段时光,再次伏笔于熟悉而怅然的文字,那些朦胧的萌动已经多了一泓宁静的秋水,即使偶尔涟漪涌动,亦没有那么多“举杯不知愁,痛饮悲和欢”的狂放,慬得收敛起一份放荡的傲娇,让心灵的节奏随着窗外飞扬的雪花,洒落一地离离清欢。然而,回想起那些走过生命里的人和事,仍然感受一份无法挥遣的如斯惆怅。没有你,得到全世界,那又如何?也许,那些依然存留心底的美好和感动,才是你我今生最真实的拥有和牵挂,不是么?那又是什么。深夜,听一首老歌,终于听到落泪。

曾经说过,淡守岁月,不写忧伤;也曾说过,优雅地活着,笑对人生风雨。没有人喜欢漂泊,也没有人愿意束缚,那么,我那用一生守护浇灌的爱情怎么才能开花结果,在冉冉的尘世里书写一个幸福的结局?飞蛾扑火,为了证明自己的真诚,飞蛾用极其壮烈的行为演绎了勇敢的毁灭;飞星传恨,为了一次珍贵的相聚,牛郎织女用心碎之泪守望了一年的咫尺……为了等到今生要找的那个人,我用人间最长的执着印证一份心如磐石的深情,而你却没有看出来。“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时间沉淀了多少春荣秋枯,我们又错过了多少春花秋月,今夜,你又在何方?

不看掌纹,不问星宿,只想拥有一份视若己出的情感。不忆前尘,不思往事,只想拥抱一段细水长流的幸福。如果,看到这里,你依然离去,那就让我漂在岁月的急流中淡离你的视线。又如果,今生往来只是梦一场,那就让我依着一路红尘落花的苍凉,消失在那风帆远道的渡口……

风刻尘音路,笑叹浮世情。过去是一曲承载着流年似水的挽歌,关于俗世流言蜚语的种种,关于世间悲欢离合的重重,将会被岁月刻录成一幅人声喧嚣的画面,只是,再也没有人听得见你我的呼唤。

人海茫茫,亦是无处相逢。不再落荫的窗外,依然让人感到一种无声的飘落、一片惆怅似水的落花愁。轻轻打开微颔着的书本,开始一段一句、一行一字地认真阅读起来。这一刻,我已经隐约觉得,在文字的深邃里,在页脚的注解里,一定有着我一直追寻而生活无法给予的答案。我坚信。(文字/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