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

轻轻托起沧桑浸染的洁白,直至生命终结

『优美文字』红尘阡陌,捻一朵恬淡,犁一埂缘梦。暗香飞花的静月里,插一垄淡香杳杳,守一沫烟水脉脉。幽笔清婉的心丛,是谁在刺字书欢的清盏?开的极致,落的凄然。念了,梦了,一点点沉沉睡去。那抹笺的心声朦胧,是谁在研墨深深爱?展着熟悉的天涯。信手一阙往事旧词新赋,思绪蘸满岁月的彩笺尺素,找不出华美的词章,只在流年扑下默默哭砂。不知所云的文字,粒粒如沙,痛苦的硌着憔悴的荡漾。

蘸一心季,站在“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记忆里。不知那孤独,那寂寞,还能否安静如水?无声无息地漾过每一寸肌肤,在每一份归隐筑着恬淡,固守。回首,握着坚冷,蜷着刻骨。原来,风也有尘埃的时候,被忘不掉曾经的惊艳,也唤不醒岁月的微笑。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在记忆与疼痛的多愁善感的感知里,一天天一点点消耗生命的色彩,黯淡无光,剩下心灵的破败与落寞。

撑一伞记忆的抒心在岁月影绰的书妆,浅渡的思绪,叠梦踏歌着心枚的婆娑。经年回眸的心事,也许是记忆插翅着青春太多的绚烂,在年华的一次撞心而潸然着一季季碎沫的凄凉。

当时光缓缓响起,泡一盏心灵的约念,静坐风前。跳跃的音符,清灵温婉的旋律,空旷而纯净。关于过去与失去,却是风花雪月般漫舞。因为痛苦而离开你,却又不住想起你在掌心盛放的温暖。风送着记忆的笔吟,吹起流年的花瓣。花瓣躲入往事的罅隙,在青春的落花石写下生生息息的眷恋。雨墨,捧起的是江南,还是巴山夜雨,抑或是黄花满地。我总是在岁月每一片熟悉的粉色想起你。无端端想起你。明知你忧伤的脸庞已漾着别人的微笑。

捻一段遗忘,我曾试图蒙住记忆的双眼,可后来我才知道,黑暗里更能遇见被时光囚禁的你。我一直以为庇护与保佑就是爱的一生一世,以为心动可以蔓延成永恒。但瞬间与永恒从来都只是情感的两个支点。爱情再羽翼丰满,却也无法长久天涯。可谁愿意执意等我在距离里连接这两个心点。时光逆转的城池,我踏着心角的微光,在错乱的篇章中颠沛流离,都只为找到曾经走错的链接。但我不知笼向我黑暗的存在,是不是青春年少?还是红尘的繁华喧嚣?如迷雾凝聚,将链接拥在黑暗。

浅秋,牵起文字延绵迤逦的心事,撩拨着青春缓泛旖旎的心廊。走过的春秋冬夏,微笑化作秋叶,一片枯黄,透着苍凉。原来,许久不曾回望,却也无法最终遗忘。快乐,展笔着风逝灰褐色的心檐;忧伤,广袖风开着爱的味道。仙瑶碧注的逐年,再多的文字,已描不出岁月的心痛;再多的云彩,已铺展不出爱走失的美丽;指尖与键盘再暖,已暖不出心灵的绝唱。

那雨,剪破着墨枯字瘦的彷徨;那月,刺着江枫渔火的愁眠。横一管红尘婉歌,舒一陌素色安然,往事掘开的梦堤,是谁在芳柳新晴?是谁在梨花若雪?透过花开花落的卷帘,拼一梦霓裳。脚步若隐若现的痴狂,沸腾着岁月温热的胸膛。

静一笔朝花夕拾,凭一笺岁月流淌;扬一捧不以你喜,不以你悲的风尘,躺进日子偶尔浅泛的恬淡。走在回忆的幽幽戚戚,剪一簇岁月的静默,当梦一片寂静,是否我连你的影子都要停止,在苦苦相望里下沉;其实,孤独也学会了习惯,寂寞也学会了平静;其实,笑,也不再清欢;梦,也不再暮色四合。可是,就是这样,鬼使神差、无可救药的重逢了一段时光,重回了一座城,让自己盛开了千千蝶,让自己一世无处可逃。

时光如针,绣着沧桑。岁月如花,开着天涯。淡淡的心辙,是谁在寻找爱的方向?刺痛的轻逐,当回忆把生命的美好点滴耗尽,我就这样毫无意义游走在时光的掩卷里,用一片寂寥撑起一片念的蓝天,在岁月惊鸿一瞥的念里翱翔。捧暖一朵浅笑,破土一颗苍白的心,展望红尘摆渡,有你最幸福的暖望。

暗香飞花,浅笔逝水流烟;蘸婉的静夜,只剩下记忆的抚摸,默绾着岁月的怀念。一纸墨痕划破念未央梦未暖的云天,空灵委婉的诗行,是谁在用唐风宋雨收藏盈香?一笺涟漪,是谁在用距离丈量地老天荒?有些梦,静于自然。有些梦,负载清愁。采一朵水墨,串在念与念之间的感动,静坐,看风,听雨,撷月。思念的薄纱自指间滑落,清清卓卓,在水墨里无与伦比的盈盈脉脉。眷恋,深深蓝,如旷漠的原野,将年华相暖,藏于里面。

棹一方清风细卷,摆一叶素心若雪,横槊赋诗的执笔落花里,披一身的月光,伴一路心辉,写一抹安守,抒一份微笑。往事的脚音,叩着思念烟漾的琴弦。端梦浅酌的低吟里,敲一片心灵,挥润红尘为墨,年华为宣的素描浅画;趟着念的风和岁月的暖,沿着掌心的记忆,在一支素笔,亦步亦趋的走在掌心隽永的脉络。

时光安暖,岁月静好,往事的浅坐中,采凉薄为茶,煮一字浓浓的深情,沉捻于心,在一汪水墨山水,邀月浅坐。携缕静泊入吟、拧抹往事从容。拂程浅笑依梦,结窗岁月宁静。碾香中,轻轻托起沧桑浸染的洁白,直至生命终结……彩一湾浅月,倚一栏拈花。舒夜,梦来,念不休;梦去,念亦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