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伤感

我用空虚沾着空虚的血,在青春的纸页上挥着笔墨,绘着人生,或是被取名作人生的画;我用空虚喝着空虚的血,消化,孵化,孵化出空虚,更多的空虚,于是我流着更多的血,在空虚的夜里,终是,我醉了。

关注【爱头像】微信公众号:爱头像 ←长按复制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搜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