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我诌我不诌,闲来没事我溜溜舌头,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前门楼子九丈九,四门三桥五牌楼,出了便门往东走,离城四十到通州,通州倒有个六十六条胡同口,在里边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六十六岁刘老头,六十六岁六老刘,老哥仨盖了那六十六座好高楼,楼上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蒙着六十六匹鹅缎绸,绸上绣着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了那六十六根儿柏木轴,轴上拴着六十六头大青牛,在牛上边蹲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倒坐在门口啃骨头,南边来了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大大妈家大大妈的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鳌头狮子狗,北边又来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二大妈家二大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鳌头狮子狗,这两条狗抢骨头,顺南头跑到北头,碰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楼,碰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鹅缎绸,脏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打倒了六十六根儿柏木轴,打惊了六十六头大青牛,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打死了狗,又盖起来六十六座好高楼,收起来六十六篓桂花油,洗干净六十六匹鹅缎绸,洗净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起来六十六根儿柏木轴,牵回来六十六头大青牛,逮回来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又看见南边来个气不休,手里拿着土坯头去打着狗的头,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碰坏气不休的土坯头,打北边来了个秃妞妞,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的油篓口套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 妹子盖被子,被子盖妹子。 妹子要盖被子,被子盖住妹子。 妹子盖被子是被子盖妹子,被子盖妹子是妹子盖被子。
  • 老顾大顾和小顾,扛锄植树走出屋。漫天大雾罩峡谷,雾像灰布满路铺,大顾关注喊小顾。老顾扛锄又提树,雾里植树尽义务。扁担和板凳板凳宽,扁担长,板凳比扁担宽,扁担比板凳长,扁担要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板凳让扁担绑在板凳上。
  • 闲来没事出城西,树木榔林数不齐,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六城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一,一个一,数了半天一棵树,一棵树长了七个枝,七个枝结了七样果,结的是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 河上是坡,坡下是河。 宽宽的河,肥肥的鹅。 河坡飞来丹顶鹤,鹤望河与鹅。 小鹤笑呵呵,不知是鹅过河,还是河渡鹅。
  • 妹睡水边发垂水 妹在水边睡, 长发随水垂; 妹睡水边发垂水, 水边睡妹发水垂。
  • 羿裔熠,邑彝,义医,艺诣。熠姨遗一裔伊,伊仪迤,衣旖,异奕矣。熠意伊矣,易衣以贻伊,伊遗衣,衣异衣以意异熠,熠抑矣。伊驿邑,弋一翳,弈毅。毅仪奕,诣弈,衣异,意逸。毅诣伊,益伊,伊怡,已臆毅矣,毅亦怡伊。翌,伊亦弈毅。毅以蜴贻伊,伊亦贻衣以毅。伊疫,呓毅,癔异矣,倚椅咿咿,毅亦咿咿。毅诣熠,意以熠,议熠医伊,熠懿毅,意役毅逸。毅以熠宜伊,翼逸。熠驿邑以医伊,疑伊胰痍,以蚁医伊,伊遗异,溢,伊咦。熠移伊,刈薏以医,伊益矣。伊忆毅,亦呓毅矣,熠意伊毅已逸,熠意役伊。伊异,噫,缢。熠癔,亦缢。
  • 南边来了他大大伯子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北边来了他二大伯子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咬了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一口;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也咬了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一口。不知是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先咬了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还是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先咬了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
  • 一只皮鞋,一只蒲鞋。 皮鞋补蒲鞋,蒲鞋补皮鞋。 皮鞋、蒲鞋,蒲鞋、皮鞋……
  • 六合县有个六十六岁的陆老头,盖了六十六间楼,买了六十六篓油,堆在六十六间楼,栽了六十六株垂杨柳,养了六十六头牛,扣在六十六株垂杨柳。遇了一阵狂风起,吹倒了六十六间楼,翻了六十六篓油,断了六十六株垂杨柳,打死了六十六头牛,急煞了六合县的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 石小四和史肖石石小四,史肖石,一同来到阅览室。石小四年十四,史肖石年四十。年十四的石小四爱看诗词,年四十的史肖石爱看报纸。年四十的史肖石发现了好诗词,忙递给年十四的石小四,年十四的石小四见了好报纸,忙递给年四十的史肖石。
  • 长方的砖,长方的墙。 长方的窗,长方的床。 长方的楼房亮堂堂,请你帮忙想一想,除了砖、墙、窗、床和楼房,还有什么是长方。
  • 山前有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山后有四十四只石狮子,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涩死了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咬死了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不知是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涩死了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还是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咬死了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
  • 一把雕刀,雕出好箫。 刀是小雕刀,箫是“玉屏箫”。 好箫出好调,箫靠好刀雕,刀要艺巧高。
  • 老六放牛柳林镇有个六号楼,刘老六住在六号楼。有一天,来了牛老六,牵了六只猴;来了侯老六,拉了六头牛;来了仇老六,提了六篓油;来了尤老六,背了六匹绸。牛老六、侯老六、仇老六、尤老六,住上刘老六的六号楼,半夜里,牛抵猴,猴斗牛,撞倒了仇老六的油,油坏了尤老六的绸。牛老六帮仇老六收起油,侯老六帮尤老六洗掉绸上油,拴好牛,看好猴,一同上楼去喝酒。
  • 大姐编辫,两个人编。 二姐编那半边,三姐编这半边; 三姐编这半边,二姐编那半边。
  • 妈妈骂马 妈妈种麻, 我去放马, 马吃了麻, 妈妈骂马。
  • 王庄和匡庄 王庄卖筐,匡庄卖网, 王庄卖筐不卖网, 匡庄卖网不卖筐, 你要买筐别去匡庄去王庄, 你要买网别去王庄去匡庄。
  • 于瑜欲渔,遇余于寓。 语余:“余欲渔于渝淤,与余渔渝欤? ”余语于瑜:“余欲玉,俞禹欲玉,余欲遇俞于俞寓。 ”余与于瑜遇俞于俞寓,逾俞隅,欲玉与俞,遇雨,雨逾俞宇。 余语于俞:“余欲渔于渝淤,遇雨俞宇,欲渔欤? 玉欤? ”于瑜与余御雨于俞寓,俞玉与余禹,雨愈,余与于瑜踽踽逾逾俞宇,渔于渝淤。
  • 牛郎年年恋刘娘, 刘娘连连念牛郎; 牛郎恋刘娘, 刘娘念牛郎, 郎恋娘来娘念郎。
  • 大表哥墨西哥,二表哥摩洛哥,三表哥摩纳哥,四表哥圣地亚哥。
  • 蓝凤凰,粉凤凰,蓝粉凤凰,黄凤凰 蓝凤凰,粉凤凰,蓝粉凤凰,黄凤凰.(连念五遍)
  • 牺息消心象; 檐楹溢艳阳,帘栊兰露落,邻里柳林凉,高阁过空谷,孤竿隔古岗,潭庭月淡荡,仿佛复芬芳。
  •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食时,始识是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 1是1,7是7,17是17。 17倒过来,便是71。 71去掉1,变成一个7。 17去掉7,剩下一个1。 7后加个7,便成77。 77倒过来,仍是77。
  • 胖胖端了一碗汤, 喝汤不等汤晾凉。 汤烫烫胖胖,汤烫胖胖烫, 要喝汤,汤晾凉了别着忙。
  • 一个跛子,牵着驴子; 一个驼子,拉着车子; 一个瞎子,抱着孩子。 跛子的驴子,撞着驼子的车子; 驼子的车子,碰倒瞎子的孩子; 瞎子要打驼子,驼子要打跛子。
  • 打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了个喇叭;打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了个獭犸。提着獭犸的喇嘛要拿獭犸换别着喇叭的哑巴的喇叭;别着喇叭的哑巴不愿拿喇叭换提着獭犸的喇嘛的獭犸。不知是别着喇叭的哑巴打了提着獭犸的喇嘛一喇叭;还是提着獭犸的喇嘛打了别着喇叭的哑巴一獭犸。喇嘛回家炖獭犸;哑巴嘀嘀哒哒吹喇叭
  • 我要问百度知道:“知道不知道?”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不要知道说不知道,不知道说知道,到头来知道变成不知道,不知道还是不知道。天知道、地知道、百度知道知道,若要问我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也不知道!
  • 刘奶奶找牛奶奶买牛奶,牛奶奶给刘奶奶拿牛奶,刘奶奶说牛奶奶的牛奶不如柳奶奶的牛奶,牛奶奶说柳奶奶的牛奶会流奶,柳奶奶听见了大骂牛奶奶你的才会流奶,柳奶奶和牛奶奶泼牛奶吓坏了刘奶奶,大骂再也不买柳奶奶和牛奶奶的牛奶。